用心服务
一个专业的印度代购网站

奥希替尼针对Ⅱ和ⅢA期患者,3年无疾病生存率高达80%

本文于 2020-06-03 17:43 更新,部分内容具有时效性,如有失效,请留言

美国当地时间5月28日,阿斯利康公布了奥希替尼III期临床试验ADAURA重磅结果:

奥希替尼作为辅助治疗方案,临床效果明显,针对Ⅱ和ⅢA期患者,3年无疾病生存率高达80%,疾病复发或死亡风险下降83%;针对IB、Ⅱ、ⅢA期患者,3年无疾病生存率高达79%,疾病复发或死亡风险下降79%。

值得一提的是,ADAURA研究的临床数据原本是拟定在2022年公布,只因数据太好了,提前公布,为的是让全世界尽早了解到这个临床数据,为肺癌患者带来多一份生存希望。这也意味着奥希替尼有可能将成为EGFR突变非小细胞肺癌手术后辅助治疗新选择!

ADAURA研究为靶向辅助治疗添信心

众所周知,癌症越早治疗,效果越好,超早期的肺癌患者可能只需手术切除便可治愈,但往后的患者的治疗方案可能就没这么简单。

尽管手术可以切除主要病灶,但对于散布于全身的零星的癌细胞是无能为力的。这个时候术后予以化疗、放疗或可以将它们“赶尽杀绝”,降低复发风险,使患者能够获得更长的生存时间。

这个为减少复发风险而在手术后使用的放化疗,我们称之为:辅助治疗。通常,越是分期靠后的肺癌患者,越是需要辅助治疗。

近些年,随着高通量测序时代的发展,靶向治疗已成为晚期肺癌最重要的治疗手段之一,但对于手术切除后的肺癌,靶向药是否有效或是否有必要一直颇具争议。

以下为该领域的临床探索[1-4]:

DFS:无疾病生存期;OS:总生存期

其中,BR19研究与RADIANT研究中的靶向辅助治疗组与化疗辅助治疗组的DFS无明显差异。而就ADJUVANT和EVAN两项针对EGFR突变型患者的研究来看,术后给予EGFR靶向治疗却又有作为辅助治疗的可行性。

好在,ADAURA研究结果的公布,为靶向辅助治疗增添了一份信心。

ADAURA研究是一项全球多中心、随机、双盲、安慰剂对照的Ⅲ期临床研究,在包括美国、欧洲、美洲和亚洲在内的20多个国家/地区的200多个中心开展。研究纳入682例IB、Ⅱ和ⅢA期的NSCLC患者,在进行肿瘤全切和医生选择的标准辅助化疗后,随机分组分别接受奥希替尼或安慰剂辅助治疗3年或直至疾病复发。主要终点为DFS,次要终点为OS[5]。

结果显示:

  • 在Ⅱ和ⅢA期患者人群中,奥希替尼组的1年、2年、3年DFS率分别为97%、90%、80%,而安慰剂组则为61%、44%、28%。奥希替尼使患者疾病复发或死亡风险下降了83%。
  • 在所有人群中(IB、Ⅱ、ⅢA),奥希替尼组的1年、2年、3年DFS率分别为,97%、89%、79%,而安慰剂组则为,69%、53%、41%。奥希替尼使患者疾病复发或死亡风险下降了79%。

在数据截止时(2020年4月),已经初步观察到奥希替尼能够改善总生存期(OS),但数据尚未成熟,暂未发布。

可以说,大家的期待已经不满足于OS数据是否获得阳性结果这么简单了,而是OS将有多长,是否能突破现有早期肺癌治疗格局。

不过,即便辅助靶向治疗不能大幅或明显延长OS,但靶向辅助治疗的不良反应明显比化疗要少,这对患者的生存质量也是至关重要的。当然,我们更期待,OS数据也有提高,活得更久才是硬道理。

说一个轶事,在整个试验过程中,除了临床研究设计者,医生和患者都不知道试验分组情况,都不知道吃的是奥希替尼还是安慰剂。因为奥希替尼组的数据实在太好了,具有压倒性的疗效,独立数据监测委员会建议ADAURA研究提早揭盲,让吃安慰剂的患者马上停止,这才有了ADAURA研究结果的提前公布。

逆瘤而上,奥希替尼势能不减

奥希替尼,是阿斯利康史上研发速度最快的新药,从一诞生起便备受瞩目。奥希替尼的整个临床过程与上市过程创造了多个奇迹,不仅创造了美国FDA用时最短审批记录,也创下有史以来进入国内周期最短(7个月)的进口抗癌新药的记录。

凭借其两个关键系列临床,奥希替尼已然成为近年来名气最大,对肿瘤患者至关重要的抗肿瘤药物之一:

  • AURA临床,奥希替尼初出茅庐,一战成名,扎根T790M突变的NSCLC二线治疗。
  • FLAURA临床,奥希替尼一线大捷,突出重围, 拿下EGFR突变NSCLC一线治疗。

如今,奥希替尼研发势能不减,逆瘤而上,ADAURA临床又出奇兵,向前推进,进军NSCLC术后辅助治疗。

当然,奥希替尼也没有让大家失望,提前2年递交答卷,待OS数据成熟也只是时间问题,后续更新指南、获批辅助治疗适应症都顺理成章。总之,奥希替尼将给EGFR突变阳性手术切除的肺癌患者带来新的福音。

从二线到一线,再到辅助治疗,一步一个脚印,向前推进,奥希替尼还会带来什么惊喜,敬请期待。


参考文献

  • [1]. Goss GD,O’Callaghan C, Lorimer I, et al. Gefitinib versus placebo in completelyresected non-small-cell lung cancer: results of the NCIC CTG BR19 study. J ClinOncol, 2013, 31(27): 3320-3326. doi: 10.1200/JCO.2013.51.1816
  • [2]. Kelly K, Altork i NK, Eberhardt WE, et al. Adjuvant erlotinib versus placebo in patientswith stage IB-I I I A non-sma l l-cel l lung cancer (R ADIANT): A randomized,double-blind, phase III trial. J Clin Oncol, 2015, 33(34): 4007-4014.doi:10.1200/JCO.2015.61.8918
  • [3]. Zhong WZ,Wang Q , Mao WM, et al. Gefitinib versus vinorelbine plus cisplatin as adjuvanttreatment for stage II-IIIA (N1-N2) EGFR-mutant NSCLC (ADJUVANT/CTONG1104): arandomised, open-label, phase 3 study. Lancet Oncol, 2018, 19(1): 139-148. doi:10.1016/S1470-2045(17)30729-5
  • [4]. Yue DS, XuSD, Wang Q , et al. Erlotinib versus vinorelbine plus cisplatin as adjuvanttherapy in Chinese patients with stage III A EGFR mutation-positivenon-small-cell lung cancer (EVAN): a randomised, open-label, phase 2 trial.Lancet Respiratoy Medcine. Published Online: August 24, 2018. doi: 10.1016/S2213-2600(18)30277-7
  • [5]. Tagrissodemonstrated unprecedented disease-free survival in the adjuvant treatment ofStage IB-IIIA patients with EGFR-mutated lung cancer

赞(1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印度水象汇代购 » 奥希替尼针对Ⅱ和ⅢA期患者,3年无疾病生存率高达80%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印度水象汇代购,一个专业的印度代购网站

关于我们联系我们